中石油牵手BP 页岩气成合作重头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丨天津报道 《 中国经济周刊 》(2015年第42期)

    1021日于伦敦举办的中英工商峰会期间,中英两国在石油领域的大单引起业内关注。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和天然气巨头英国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下称“BP”)共同宣布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涵盖潜在的四川盆地页岩气勘探和开发项目、拟推进的中国油品销售合资合作项目。页岩气成为此番中石油与BP合作的亮点之一。

    然而,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令国内外石油上游利润被压缩。面对“寒冬”,国内外各大石油公司纷纷有针对性地调整策略,或减少勘探开发投资,或优化资产组合,剥离部分非核心油气资产增加现金流入。这令相当“烧钱”的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处境尴尬,能源市场翘首企盼的“页岩气革命”几乎看不到踪影。

    BP瞄上中国资源和市场

    根据BP的官方声明,此次与中石油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内容包括四川盆地页岩气勘探开发、国内燃油零售合资以及石油和液化天然气的全球贸易机会等。协议还涉及碳排放交易以及在其他科技及管理方面的深入合作。

    BP首席执行官戴德立(Bob Dudley)在声明中表示,与中石油结成合作关系“不仅将可增强中英两国的最大能源公司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可进一步巩固两国作为全球商业合作伙伴的关系”。

    据介绍,BP自上个世纪70年代初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截至20156月底,在华业务的累计商业投资约45亿美元。BP在华的商业活动包括石化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航空燃油供应、成品油零售、润滑油业务、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和输气干线以及化工技术许可。

    BP方面认为,框架协议将在目前约45亿美元在华业务的基础上,未来为BP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新增长点。事实上,早在2013年,BP公司中国区总裁陈黎明就曾公开呼吁,中国页岩气开发应尽快引入竞争机制,对私营企业和外资直接放开上游准入。

    2015428日,BP在北京发布了《BP 2035世界能源展望》。该报告预计,到2035年,中国页岩气产量将占全球页岩气增量的13%,届时,中国和美国将提供85%的全球页岩气产量。

    “天然气项目的投产需要一定时间,BP看中的是中国的长期需求,他们预期中国未来的天然气需求会增长、价格会提升。”落基山研究所董事总经理乔恩·科瑞迪斯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随着中国煤炭消费的减少,中国会需要过渡性燃料(bridge fuel),这是BP选择下注的原因。”

    除与中石油合作之外,BP还宣布,与中国华电集团签署了一份价值高达百亿美元的销售与购买协议。根据该协议,BP将向中国华电供应每年高达10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LNG),为期20年,总价值高达100亿美元。

    “目前,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和消费国,对于像BP一样拥有大量化石能源储备并且有能力去开采这些资源的公司,必然会寻找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去销售他们的产品,收获这个仍在发展的经济体的成果。”乔恩·科瑞迪斯说。

    页岩气成合作重头戏

    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发布的消息称,该协议还包括双方将继续深化伊拉克鲁迈拉油田再开发合作。此外,双方将在原油、成品油以及天然气贸易、碳排放交易等领域探讨合作机会,并在技术和公司治理等方面相互学习、交流经验。

    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则表示:“中石油与BP集团享有长期伙伴关系,合作领域涉及中国国内及海外。两公司此次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进一步推动双方积极探寻在全球范围内的合作机会,不断提升合作水平,使双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

    据悉,从2010年钻成我国第一口页岩气井威201井开始,中石油一直在推进页岩气勘探开发步伐。2015年底,中石油将建成25亿立方米/年页岩气产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内参处处长景春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中石油联手BP进军页岩气也似乎体现了我国在页岩气领域的迫切性。但苦于技术、资金、人才和体制等各方面原因,当前我国页岩气开发进展非常缓慢,急需有所突破。

    此前,不少外资企业在中国与“两桶油”在页岩气项目上有所合作,但是进展并不顺利。康菲石油、壳牌与雪佛龙在中国的页岩气勘探项目也都曾传出遇阻的消息。

    “一个成熟的企业对于自身长远的投资决策是有考虑的。此次合作体现了BP对于中国页岩气开发的信心,且引入合作方,有助于增加市场竞争。”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彭齐鸣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页岩气商业性开发仍面临挑战

    从世界范围看,国际油气价格下行压力增大,全球能源市场处于大调整时期。多国选择进行能源转型,能源技术、能源市场、能源资源政策正在发生重大变革。

    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中国地质调查局油气资源调查中心副主任翟刚毅作《中国页岩气勘查开发新进展》的专题报告指出,中国已颁发页岩气探矿权54个,勘探面积达17万平方公里,主要集中在四川盆地及其周缘地区,累计投资超过250亿元。截至今年5月,全国已累计完成页岩气钻井840口;截至今年7月,已建成45亿立方米/年的页岩气产能。

    不过,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全国“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会议上的发言中,页岩气在2020年的产量目标与“十二五”规划相比下降了一半。对此有业内专家指出,“十三五”期间,非常规油气开发应制定怎样的发展速度,选择怎样的开发模式,构筑怎样的商业形态,对产业的未来至关重要。

    翟刚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直言,中国页岩气开发仍面临巨大挑战:一是中国页岩气资源虽然潜力巨大,但富集规律不清,特别是对不同类型页岩气成藏机理、富集规律认识不清,将影响到可采资源的进一步落实。二是技术装备国产化和核心技术尚需攻关还有待进一步突破。三是单井成本居高不下,中国页岩气经济开发面临挑战。

    “对于中国来说,页岩气是一把双刃剑,需要小心制定策略。” 乔恩·科瑞迪斯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指出,页岩气具有低碳属性,长期来看,都需要考虑其使用。中国的页岩气储量确实丰富,开发利用有益于能源的独立性。而大的问题在于,除勘探开发外,页岩气的管网运输、定价和消纳问题需要解决。若对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投资会造成经济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