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可再生能源未来,落基山研究所满怀希望

TriplePundit,2017年1月4日



2016年12月,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 RMI)碳作战室(Carbon War Room, CWR)共同举办了一个主题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活动。这两家组织已于2014年12月合并

与往常一样,这次,落基山研究所联合创始人卢安武博士和首席执行官 Jules Kortenhorst的演讲也没有让来宾失望,十分精彩,颇具感染力。

活动以卢安武博士对近期研究成果的总结拉开序幕。在他看来, 这些成果“重新构造了能源问题”,并“催化了交通出行方式、建筑和电力部门的改革”。

正如卢安武博士所述,如今,落基山研究所正与美国、中国和德国政府合作,共同证明可再生能源与能效的经济可行性。

“我们可以大胆预测在今后几年中我们将要取得的成果。”卢安武博士补充道。

 “所需的技术条件已经成熟”,卢安武博士表示,问题在于如何快速地推广可再生能源与能效技术,但这并不是什么新问题。这就像汽车所有权的发展一样。回想20世纪初,美国人拥有私人汽车的比例仅为8%,而仅仅十年的时间,这一数字就激增到80%。这一推广速度同样有可能发生在可再生能源领域。

当时,购车贷款作为一项重要的金融创新举措,促进了汽车的迅速普及。但这并没有改变福特T型车的价格于10年间下降了62%。与之类似,太阳能光伏板价格在5年间下降了75%。居民可负担这种技术的辅助工具也得到迅速发展。

凭借《石油博弈解困之道》和《重塑能源》等书籍描绘的开创性情景,落基山研究所已经为人所熟知。目前,落基山研究所将发布四项全新的情景设置,旨在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这也是巴黎协议确定的颇具雄心的目标。虽然,实现这个目标将面临诸多挑战,但卢安武博士表示,在充分利用所有现有资源的前提下,依然是可以完成的任务。

根据《重塑能源》一书所采用的方法论,落基山研究所正通过多种方式与中国能源行业从业者展开合作。

如果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这一措施,我们将能够实现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内的目标,与此同时节约18万亿美元的成本。

如此一来,“如果我们将节省下来的部分资金重新投于自然系统除碳能力——比如,在林业、农业、牧业,以及雨林生态恢复等领域应用更成熟的生物除碳技术,就基本可以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与常规商业发展情形相比,仍将节约数万亿美元资金。”

除此之外,2016年的美国大选将给可再生能源发展与对抗气候变化行动带来怎样的影响也是听众极为感兴趣的话题。

针对这一问题,卢安武博士认为如果美国撤出巴黎协议,其它国家将会迅速发现机会并填补空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例如,印度计划在2030年实现汽车的100%电动化,这将让他们取得丹麦在风电领域的成就。”换言之,这将使印度的汽车工业得以在全球市场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正如丹麦企业Vestas在风能领域获得的成就一样。

落基山研究所首席执行官Jules Kortenhorst则认为,特朗普在当选后发表的反气候变化言论,则进一步坚定了其他国家践行巴黎协议的决心。

对于特朗普总统振兴美国煤炭产业的计划,卢安武博士同样持怀疑态度:“现在是充满竞争的全球市场时代。就像,你可以对一具尸体实施心脏除颤术,但它依然不会复活。煤炭能源已经失去了经济性,甚至连煤炭企业管理者也都这么认为。”

回到关于中国利用可再生能源的话题,卢安武博士补充道:“中国目前在7项不同的可再生能源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得益于高度计划性的国家行动与灵活且日益成熟的私营部门之间的有机结合,中国去年的太阳能发电装机量甚至比美国过去59年的装机总量还要多。”

至于特朗普当选总统一事,卢安武博士并不像大多数人一样悲观。他指出,得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主张的自由市场政策使该州成为了全美风电发展的领导者。卢安武博士坚持道:“他明白风能可以战胜天然气。”

对于电力公司的监管,卢安武博士预测道:“市场将由传统的自上而下结构转变为与互联网类似的双向结构。就像由不同演员合作的一场表演,企业和消费者将彼此合作。”虽然,目前市场上仍有误解,但卢安武博士通过引用Clay Stranger对电网和交响乐团所做的对比,纠正了这一看法:“可再生能源将会满足全部的能源需求。没有一种乐器一直在演奏,但乐器共同演奏的音乐将不会停歇。”

去年,在德国消耗的全部能源中,49%来自风能和太阳能。虽然,能源供应的可靠性依然是引发人们担忧的问题之一,但卢安武博士表示,“他们上一次发生停电事故已经要追溯到35年前了。”

随后,他列举了解决问题必须涉及到的四大创新领域:科技、市场设计、政府政策以及商业策略。

最后,卢安武博士与Jules Kortenhorst共同描绘了一幅长期愿景:

“我们希望在15到20年后,充裕、低廉的电力供应将遍布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而地区间的电力调配将成为一项服务。这将是一个前所未见的能源世界,人们对能源的需求将更高效、更智能。”

“正确的投资方向能够解决一半的问题。在卢旺达,那里的人们之前根本无法获得电力供应,而我们团队开发的策略从零开始,目前已经为该国78%的人口送去了电力。这些在非洲开展的工作得到了碳作战室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维珍联合以及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

“类似的案例正在全球各地推广开来,而我们希望可以进一步加快成功模式的推广速度。目前,主要的问题不是能以多快的速度推广新的能源应用方式,而是能以多快的速度让传统能源巨头让出位置。石油需求量将在未来5年内达到峰值。而超过140个国家在巴黎做出承诺后需要履行诺言,促进经济脱碳化的实现。那么,在这一情景下,我们应如何推动此类能源应用模式在不同地区的快速发展?”

这才是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