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挪威新能源车在新车中占比是美国的34倍?关键在税收

2016-03-23 20:54 来源:海南博鳌 作者:王心馨 是冬冬 编辑:海南博鳌


  作为能源消费大国和碳排放大国,中国会如何应对经济发展和全球气候变化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原油供应过剩,低油价逐渐成为常态的新形势下,如何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等问题,成为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的讨论热点之一。

  作为 “重塑能源:中国”项目的参与者之一,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 RMI)联合创始人、能源专家卢安武(Amory B. Lovins)在博鳌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专访。

  卢安武认为,从长远来看,全世界的发展方向无疑是摆脱石油。他表示,中国煤炭、钢铁的去产能活动对于世界气候变化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也有利于中国经济转型。

  当世界向高油价时代说再见的之际,迎来了新能源快速发展的时代,尤其是电动汽车的使用。卢安武认为,新能源汽车已经是大势所趋。他以挪威2015年的电动车销售为例,这一年,挪威电动汽车的销售占比是22.3%,这一数字是美国的34倍。

  卢安武称,中国在能源利用效率提高上为全球做出了贡献。中国的能源结构调整最终目标是能达到零化石燃料消费。对于中国来说,2050年的结构可能会是20%的煤炭,24%的石油与天然气,同时整个经济总量是2010年水平的7倍。

  卢安武毕业于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并任教于牛津大学。他是美国能源专家、物理学家。自1973年起,他在包括中国、美国、瑞典在内的超过65个国家担任政府和大型企业的能源顾问。

  “重塑能源:中国”是2013 年中国国家发改委下属的能源研究所 (ERI) 与其他3家机构共同研究的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技术和经济分析,提供相应的政策建议,帮助中国实现经济增长与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之间的平衡。

  落基山研究所 (RMI)成立于1982年,是一家主要研究低碳经济发展的独立智库。

  以下为卢安武与澎湃新闻的对话:

  澎湃新闻:之前你提到沙特阿拉伯,说尽管它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也已经开始在为后石油时代做准备,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这样的准备是否必要?对于中国来说是否也应该做好准备?

  卢安武:是的,其实整个海湾地区都是这样的。我记得应该是阿布扎比,在一次演讲中提到这样的说法:到2050年,当我们运出最后一桶石油时,我敢保证到时候我们不会伤心,而是高兴迎接新的时代。

  确实,整个世界正在朝着摆脱依赖石油和煤炭的方向发展。因为使用煤炭和石油与提升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相比,已经既不便宜也不安全了。

  与它们相比,能效和可再生能源具有同样的作用,而且更便宜,更安全。所以无论何时,当所有这些能源方式能够公平竞争时,能效和可再生能源就会胜出。现在中国的情况有一点不同。中国在建设燃煤火电厂方面技术非常好,成本也很低。即使这样,在10年以内,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也会低于煤炭。

  澎湃新闻:去年,中国政府大力发展中国的电动汽车产业。你认为电动车时代是否会到来?如果电动车时代到来了,是否意味着石油产业的黄昏?

  卢安武:我认为使用更轻盈的如碳纤维材料的电动汽车将是大势所趋,电动汽车的发展前景也会更好。当然这需要政策的支持。我可以举个例子,2015年挪威新售汽车中有22.3%是电动汽车,包括纯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这一数字是美国的34倍。事实上,挪威对燃料效率低的汽车会征税,并把这笔钱以税收抵扣的形式补贴给购买高能效电动汽车的消费者。这种方式是一种补偿,而这种政策已经在包括新加坡在内的6个国家推行,效果非常明显。在法国,在方案实施的最初两年内,使汽车能效提高的速度提升了3倍。

  澎湃新闻:那在你看来,认为低油价会成为一种常态吗?

  卢安武:是的。石油价格就和其它商品一样不停涨涨跌跌。但从长远来看,全世界的发展势头是朝着摆脱石油的方向前进的。因为能效和可再生能源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发挥和石油同样的作用。一些人担心低油价会影响太阳能和风电的发展,并非如此。因为太阳能和风能是用来发电的,而石油很少用于发电,石油发电只占整个市场份额的几个百分点而已。与天然气的间接影响也不是很重要。与天然气发电相比,可再生能源发电也具有明显优势。

  澎湃新闻:另一个问题关于煤炭和钢铁。中国正在降低煤炭和钢铁的产能。您认为中国对煤炭和钢铁的需求的下降,对中国能源结构调整以及对世界的能源需求会有影响吗?

  卢安武:近两年来中国的燃煤量都在降低,而经济仍在持续发展。这对世界气候来说是个绝好的消息,同时也有利于中国经济的转型。

  因为这意味着,为世界制造了如此多产品的中国,其经济发展正朝着一种更可持续化的方向发展。中国的经济转型意味着人们将以更高效的方式开发资源,制造更高质量的产品,并保持较低的成本。只要是对中国经济有利的事情都是对世界经济有利的。

  澎湃新闻:能效管理能直接降低能耗,降低碳强度,现在也有合同能源管理模式,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美好,但为何在中国就进展缓慢?你有怎样的改进建议?不知道美国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卢安武:在美国,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有一些很专业的公司擅长此事。但是有一点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合同能源管理模式不能仅仅停留在表面,不能仅看到那些利润高而且容易实现的改造方法,而放弃挖掘其它可能性。我们应该实施深度改造,因为这样能够一次性节约60-80%的能耗。比如,当一座建筑需要翻新时,最好就能同时进行节能改造,出于年代的原因,外墙或机械设备等方面都会需要(能效的改造)。如果能够与建筑翻新共同进行,节能改造的成本也会小很多。